《何如末世行》未者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07-15 18:09: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竹安其人,高中生也。其父母皆为市民,市民者,无功亦无过也。谓之市民,祖上与常人无异,家境尚可,无政绩。听吾之言,诸君必想竹安亦无 别乎。非也,诸君必思其故也,善,请观下文。 姗姗来迟的秋天,空气中还残留着夏日的余热,徐徐秋风已带来阵阵倦意。 学生们大都还是夏天的打扮,或伏在课桌上奋笔疾书,或左顾右盼。竹安用余光飞快地瞥了一眼门边、窗上,再次确定班主任不会突然杀出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最后一只晶莹圆滚的饭团塞进嘴里。将烫不烫的温度滚进口中,稻米的香味与混合的甜味在舌尖绽开,只让人想起“日啖荔枝三百颗” 竹安抬手扯过衣领遮挡住大半张脸,一边鼓动着涨圆的脸颊,一边眯着眼享受拂面微风。。。。。。等等,从右边传来的风? 竹安突然心觉不妙,连咀嚼都忘了,下意识地向右看去,一扇扇明窗关得密不透风。 竹安皱起眉,这就很奇怪了,她咽下饭团,抿着嘴,虽说这只是一桩小事,若是从前定不会这般在意,只是。。一股浓浓倦意袭来, 竹安心中警铃大作,却是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已没有,身不由己地垂下头去,在不省人事之前脑海中只剩一句话:“呔!哪来一股妖风” “哒。” 教室后墙挂着的圆钟显示九点整。 话说不知过了多久,竹安悠悠转醒。 她慢慢地抬起头,茫然地张望着,外头的日光悄然爬上她的肩膀,竹安尚未发觉。阳光又用轻快的步伐踱上她的耳垂,脸颊,传递着丝丝烫意,竹安呆呆地转动了一下眼睛,阳光正好直撞进她漆黑的瞳仁。 强烈的阳光令竹安连忙紧闭眼皮,侧过头躲避。 不适感不过一瞬,竹安复又睁开眼,大约视野中还残存着猩红,投射入她扩散状瞳仁中的是一道模糊高大的黑影和视野聚集处的白芒。 竹安迷茫且不确定地眨了眨眼,再睁开时,视角清晰了,瞳孔却急剧紧缩,险些惊叫出声——坐在对面椅子上的家伙不是什么鬼地同学也不是教导主任,而是一个通体漆黑直挺挺的东西,观其形貌,用“只” 似乎更为恰当。 竹安缓过来后,迅速扫视了对面一眼,在胸口停了片刻,决定用“?先生” 来称呼它 “?先生”整体人形,但从外白内金色的同心圆状眼和散发的奇怪味道来看,“?先生” 显然脱离了常规意义上的“人”。 一定要形容的话,就像是由西部牛仔和美漫而英伦风组成的二次元僵尸被一道穿越之雷劈中从此立显于三次元。 总而言之,这是一只老牌美漫僵尸出现在三次元的故事。 从方才的描述中,“?先生”的尊容已可想象。那么大可推想出大凡人乍一眨眼,就看到这么个东西时心中奔腾而过的草泥马。 而竹安心中潭水却不过轻轻一荡,很快恢复平静。 竹安一边微微讶异于自己的冷静,一边不动声色地与“?先生”对视,余光扫向四周。 偌大的教室里空无一人,无人使用的桌椅用具保持着平常的模样,孤独地伫立在原处,无言地渲染着落寞。 竹安心中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她现在还有些恍惚,她忘了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也没有人解释发生了什么,她只能先压住这些疑惑,目不转睛地盯着“?先生”,以求能做出快速而微弱的防御。 “?先生”没有一丝反应,略显惊悚的眼睛凝视着空虚的前方,虽然竹安无论从哪个角度都觉得是在注视着自己。 竹安看着看着,嘴唇轻抿。她越来越觉得它带给她一股熟悉感,顺着记忆往下寻,却是毫无头绪,难道自己曾在午夜梦回之际见过这位“?先生”? 竹安不觉莞尔,却是忍不住再次仔细观察“?先生”。 这只莫名熟悉的不明生物,面无表情而直勾勾地盯着前方,以一种奇异的姿势坐在靠式椅上,阳光慢慢地挪到它身上,却没有消去一丝阴冷恐怖的气息,而是更加重了遍身的诡异感。 竹安眉头一挑,突然笑了,她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不过猜测不都是大胆的嘛? 她微微挺直背,大概是有些鲁莽的一一抬手在“?先生”脸侧晃了晃,歪头看“?先生”没有反应,嘴角一挑,又伸手戳戳,嗯,顶级玩具店出品。 竹安觉得真心不是她傻,这“?先生”的外表当真与其他生物无异,就连气味也精心制作,唯独它的皮肤一摸便知并非生物。 所以说,“?先生”只是只大型仿真玩具,这就像是一个简单的恶作剧,但,竹安偏头瞥了一眼窗外,即使大中午也总有一群群打球打得热火朝天的男生而此时却空无一人,甚至连鸟叫蝉鸣都寂静无闻的操场,心知大概不是那么简单。 不过,“抛开这些不说,”竹安回过头,打量着“?先生”,这暴力混合又不失美感的长相,这独特的气质,这该死的恶趣味,真是。。。“真是想把它带回家啊。”竹安喟叹着,心中计算着怎么把这个好玩的“?先生”打包带走。 虽然如此,在不明情况的现在,竹安只能先行离开。 她收敛了一下表情,站起身来,轻手轻脚得绕过“?先生”,走过这失落的神圣殿堂,来到紧闭的门前,想了一下,却还是大喇喇地直接一把拉开门一一即使知道非比寻常那又如何,竹安心中充斥着与平常不同的感觉,说不出是什么,但她现在很清醒,简直不像在做梦。 做梦,没错,就在刚才,竹安还有些混混沌沌的脑子突然像被打通了一般,一下就明白自己是在梦中。 竹安每晚都会做梦,而她做梦时,常常发现自己在做梦。知道自己在做梦,那么就能带脑子去梦里了,就像一个突然有了外挂的玩家,虽然智力仍减半,但总比不知道时,跟着梦走,完全没脑子好。 这时要离开便容易得很,竹安隐约能感知到那条离开梦境的线,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但竹安总是控制住自己,从不主动越线。能明白自己在做梦,就能控制梦境,这么爽的事情,为什么要离开呢? 但是这次的梦有些不一样,竹安也知道,一是那睡前异样,二是即使她知道自己在做梦,她现在也无法控制梦的走向,最重要的是,她无法脱离梦境。那么,在梦中被发生了什么,她会怎么样呢?竹安决定即使不必太畏手畏脚,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虽然这样,竹安一点也不着急,像所有人一样,做梦的时候,除了那些十分剧烈的情绪,一般心中十分麻木。 “吱嘎。”门开了。 外面的世界完全展现在竹安眼前,竹安舔了舔牙尖,笑了一下。 还是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味道,没有什么鬼的开门杀或玩具play,不过。。。。。。总感觉有什么不一样的。 竹安探查四周,再迈出大门,习惯性地转身关上门,抬眼看了看“?先生”。 那玩偶独坐在前桌椅上,午后明媚的阳光洒了它一身,转瞬蒸发升腾在它金色的淡漠的眼中。 竹安敛下眉眼,直觉得自己神经错乱,竟是心中一动。“吱嘎一一”又是一声,最近新涂的绿漆大门,在眼前关上了。竹安转过身,向校门走去。 既然这次身边没人没其他生物引导梦境的走向 ,那她不如到校外去。若是出得去,则这次梦境中心不在校内,或转移中心亦可,想到这里,竹安嘴角微弯,梦本身就是很不固定的东西。 百试不爽的方法并没有在这次灵验。平时最多五分钟可到的校门,如今走了一倍有余尚未走到,明明就在眼前的校门口,却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到它跟前,竹安毫不怀疑那条路已被无限拉长。 竹安也不苦恼,早知这梦与平时不同,干脆顺着梦境,看它还能出什么妖蛾子。 竹安抓了抓额前碎发,转身就向校园中心走去。 一改变了路径,竹安就发觉了不寻常,变化发生在细微处,一路叠加,好似随着前进的脚步而扩散。 几十年不变的水泥地走着走着就成了彩瓷地,严肃的城乡结合部教学楼摇身一变,仿佛从三维跳到四维,堪称立体版“斗折蛇行”,其表现的创造力和勇气令竹安叹为观止,不禁开始想象若真为她教学楼,必能引领一代时尚风潮(豆腐渣风)。 校园种种变化,诸如此类,不胜细数,竹安看得是眼角抽搐。 远处不知何时蒙上了层层白雾,渐渐地遮天蔽日,已看不清下个路口的风景,竹安倒是不慌,悠哉悠哉地往前走,只那一丝奇异的熟悉感令她微微失神。 正当竹安踮起脚尖去够树上挂着的糖果礼杖时,远处传来一阵动静。 竹安耳朵一动,慢下脚步,声音由远至近,竟在瞬息之间。竹安自觉来者不善,猛地冲向一侧的墙壁,没等她贴紧墙根,巨大的翅膀扑打声已近,一阵强悍的气流扑打在脸上。 竹安忍不住侧过头眯起眼躲避,在下一秒又马上强迫自己正过头去和停在自己面前的生物对视。 睁开眼的那一瞬,竹安心中一悸,入梦这么久,她第一次感觉到心脏的躁动。 竹安忍不住吸了一口气,又轻轻地呼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