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二权臣》长乐思央 ^第22章^ 最新更新:2018-09-03 21:39:3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022 ...

  •   魏宁是徐元嘉亲自送出府的,他在门口站了好一会,直到魏宁的马车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他才活动了有些僵硬的手脚,折回院子里去。
      
      跟在他身边的是丫鬟翠红,这是他在徐府生活的时候亲自挑选的人,农家出身,因为某些缘故卖身到徐府,小姑娘十四五岁,生得一副娇憨容貌,肤色偏黝黑,杏仁眼,脸圆嘟嘟,天生一把怪力气,关键是手脚麻利,听话但不蠢笨。
      
      他嫁到荣国公府便把几个用的还算顺手的丫头带了过来,都放在身边当了三等丫鬟,翠红便是其中之一。
      
      徐元嘉折回去的时候,小丫头就亦步亦趋得跟在他后面,十分乖巧。
      
      前几日他的心思都是在魏宁身上,没怎么过手府上的事情,如今魏宁去上朝了,他自然闲下来了。
      
      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你原本叫翠红,没错吧。”
      
      小丫鬟点点头:“回主子,是的。”
      
      徐元嘉沉吟道:“那今儿个,你便改名叫琥珀,月银也提一个档次。”魏宁身边伺候的大丫鬟,一个个和一些小户人家的小姐似的,不仅肤白貌美,进退有度,连名字也取得好听。
      
      他带过来的人,名字也不能太寒碜了,关键是要和魏宁身边的丫鬟相配。
      
      把琥珀提成二等丫鬟,也是为了用的顺手。
      
      翠红,不,现在该说琥珀了,小丫头惊讶地睁圆了眼睛,喜得露出两颗小虎牙,她激动得搓了搓手,不知道说什么好话,只欢喜道:“谢谢主子!”
      
      徐元嘉看起来依旧冷冷清清,但神情稍缓一些:“琥珀,去替我去库房把账本都拿来,我带过来的,还有世子原本的,全部。”
      
      魏宁生父生母已逝,原本魏宁母亲的嫁妆悉数留给了魏宁,魏宁父亲的,由老太太代管着。
      
      魏宁此番娶妻,王氏便添了些好东西,把原本放在她那里的都丢给了魏宁。
      
      她老人家是世家出身,知道怎么主持中馈,但经商方面却并不算擅长,除了几个挣钱的铺子由贴心人把持着,其他都是请了掌柜来打理。
      
      那些东西虽然说是到了魏宁名下,往日的账本也送到了这边的库房,但还是管家那边打理,徐元嘉尚未接手。
      
      琥珀猛地点点头:“我这就去!”
      
      话音刚落,她就撒开脚丫子跑了。
      
      徐元嘉收回视线,坐到中堂的椅子上,拿了那日魏宁给他买的策论接着看。
      
      在曾经的家,徐元嘉是从未接触到这么宝贵的书的。
      
      那个家并不富裕,能交一个人的束脩已是勉强,就算有了闲钱,也是给徐大宝存着,不会用在徐青奴的身上。
      
      徐元嘉虽然聪慧,却因为年纪的限制,就算挣了钱,也会被那夫妻两个搜了去。
      
      他帮了镇上一个落魄书生,每日做工换来的两个馒头,通过对方识了字,看了书,知道要入仕,出人头地,才能有荣华富贵。
      
      他花了近十年的功夫,偷偷攒了一笔钱,想着背井离乡,赴京赶考。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他的样貌让人动了邪念,不仅他藏的钱被人翻出来还了债,他这个人也被掳走。
      
      他本就不擅长拳脚功夫,双拳难敌四手,自然轻易被人困住。
      
      那时候他便知道什么叫权势的滋味,再能说会道的嘴,在绝对的强权面前,什么都不是。
      
      明明他什么错也没犯,从情理上来说,也没有叫他抵债的道理。
      
      在笼子里的时候,他想了很多,只是唯独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他会坐在这么明亮地方,做高高在上的国公府的世子夫人。
      
      魏宁允诺了他一个无比美好的前景,便是对方真别有所图,他也是心甘情愿地踩在这条路上往上爬。
      
      不过他的本职工作——世子夫人还是得先做好。
      徐元嘉的面前出现了一小块阴影,他抬起头来,小丫头琥珀吭哧吭哧得捧着半人高的账本进了中堂大门,跟在小丫头后头的,还有先前负责这些的掌柜。
      
      徐元嘉合上书页:“都拿到这边来。”
      琥珀立马挪动步子拿着书往徐元嘉的方向走,她身后的中年男人从上头拿了一部分下来:“我帮你拿吧。”
      
      等厚厚的一摞账本摆放在地上,那男人态度十分恭敬:“禀夫人,世子爷名下的东西,都搁在这里了。还有些是您带过来的,放在右边一摞。这些账本上头都有写名字,分门别类摆好了。”
      
      和琥珀一同来的是原本负责魏宁那些铺子的管家,他之前就听说了这世子夫人打算参加科举之事。
      
      尽管他并不认为世子夫人真的能够考上,但这个消息还是让他觉得有点儿高兴。
      
      世子夫人要费心科举,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徐元嘉不可能放太多心思在管理这些铺子上。
      
      毕竟入朝为官,那是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事情,既然要去做,就得全力以赴。
      
      结果世子才结束休沐,这新入荣国公府的世子夫人便提出要查看账本。
      
      管家觉得徐元嘉同他料想的有些许出入。
      
      但他也没有怎么把徐元嘉放在眼里,只认为这是做主子的一时间心血来潮,装模作样。
      
      毕竟甭管是谁家,都不会在一开始特地培养一个男人去给别人做男妻,即便这人原本只是个庶子。
      
      真是那种厉害的世家养出来的厉害嫡小姐,他倒真要担心,一想到徐元嘉不过一个小官家中的庶子,还是从外头寻回来的,管家就没带怕的,之所以跟过来,只是做做表面功夫。
      
      “你做的不错。”徐元嘉点头,随意拿了放在最上面的账本观看。
      
      因为识字的缘故,他曾经在镇上一家酒馆里做过账房的学徒,而在嫁给魏宁之前,他在徐府的藏书阁里阅览了不少数算方面的书籍。
      
      魏宁安排来的人,只是教导了他应有的礼仪,但徐元嘉想的比魏宁更多也更长远。
      
      那些他恶补一番学到的东西,如今也正好发挥了作用。
      
      徐元嘉修长的手指翻动着保存得十分完好的账簿,他翻动的速度非常快,几乎每一页都是简单的扫过,似乎没仔细看,就直接翻到下一页。
      
      管家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那颗只悬了一丁点的心彻底落到实处。
      
      账簿这种东西,只一两处地方做了细微的手脚,便会造成一串数字都不正常。便是他自己想找错处,也得瞪大了眼睛仔细看,哪里像徐元嘉这样走马观花的看。
      
      “您若是没什么别的吩咐,那我就先下去了?”确认这一点之后,管家便不大想浪费时间在徐元嘉身上了。
      
      徐元嘉抬头看他一眼,眼神没多少温度:“去吧,琥珀、翡翠,你们两个留下,帮我整理这些账本。”
      
      管家面带恭敬得退了下去,他转身的时候,唇角是翘着的,背对着年轻不懂事的世子夫人,便有些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
      
      中堂内彻底安静下来,账本被翻得哗哗作响。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徐元嘉便看了两本不算厚也不算薄的账簿。
      
      徐元嘉用了早膳便开始看这些东西,之后就没有怎么挪动位置,期间他令平日里替魏宁磨墨的书童替他取了笔墨纸砚过来,偶尔用朱笔在某些地方做一些显眼的标记。
      
      魏宁名下的产业太多,差不多到了戌时三刻,徐元嘉才看了一半。
      
      他捏了捏有些酸痛的手腕:“琥珀。”
      
      “婢子在。”刚升为二等丫鬟的琥珀中气十足得回应道。
      
      “把管家……不,让他把负责世子这些庄子的管事悉数给我叫来。”
      
      虽然还有一半没看,但今儿个剩下的时间也不多,先处理一批再说。
      
      在尚书省,同样忙碌非常的魏宁处理完手上的琐事,身心俱疲地回了世子府。一路颠簸,马车顺利驶入国公府大门,在属于他的院子前停下。
      
      魏宁刚下马车就觉得自己饿惨了,必须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他吩咐厨子下了碗面,自个等不及下人端,就往小厨房走。
      
      结果刚走没几步,他便停了下来,远远看着,平日里冷冷清清的中堂竟然站了一大波人。
      
      而徐元嘉则坐在高椅之上,把厚厚的账本分别无比精确地砸在了那些人的脸上。
      

  • 作者有话要说:  魏宁:昨天徐元嘉没出现,评论骤降,还说爱我,你们都是大猪蹄子
    徐元嘉:那今天就吃黄豆炖猪蹄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