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二权臣》长乐思央 ^第20章^ 最新更新:2018-09-11 19:54:4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0 ...

  •   被亲完之后,魏宁想了些有的没的,本以为半宿都要睡不着觉,但兴许是白日累着了,他还是早早便沉入梦乡。
      
      次日,天刚拂晓,他便睁开眼,然后小心翼翼得把自己的胳膊抽出来。
      
      他原以为徐元嘉看起来一本正经仙风道骨,睡姿也应该是优雅自然,一丝不苟。
      
      至少睡前啥样,醒来的时候不能挪位子。
      
      但事实并非如此,自从新婚那夜开始,徐元嘉每天晚上安详入睡,等到第二日的时候必然滚到他怀里去。
      
      真是令他没想到,被人称赞是谪仙的徐尚书令睡姿竟然这样不雅!
      
      连着两个晚上,魏宁都半宿没睡,就为了观察徐元嘉是不是故意的。
      
      毕竟徐元嘉这个人,做戏都一向做全,指不定是为了能够降低他的戒心,表达依赖,所以做出如此举动。
      
      然后刻意放轻呼吸,眯着眼睛装睡了两晚,魏宁就发现,徐元嘉他,还真不是故意的……因为天气冷,虽然被子暖和,可对方就是会自发自动地往热源,也就是他本人身上靠。
      
      可惜的是,徐元嘉这一世是他这头的,把这种事情宣扬出去,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处。
      
      不过转念一想,前一世那想推崇徐元嘉的世子,一个个跟脑子被下了蛊似的,即便知道了事实,也肯定会认为这是假话,毕竟在他们眼里,徐元嘉那是连五谷轮回都不需要的仙人。
      
      要和这些人说徐元嘉的坏话,他们大概会拿着厚厚的竹简把他的头都给打破。
      
      果然还是不把这种事情往外说比较好。
      
      魏宁坐在镜子面前,幽幽得叹了口气。
      
      浅眠的徐元嘉也醒了,他看了眼房内用于计时的沙漏,此时才刚过寅时,还不到卯时一刻。
      
      “子规怎么起的这般早?”
      
      魏宁抽身起来的时候,他其实还有些困,毕竟现在的天气正好,特别是早上,十分凉爽,从窗户里吹进来的风只教人昏昏欲睡,而不像冬日的寒风,凌冽刺骨,多混沌的脑子都能给你马上吹清醒。
      
      魏宁应了声:“昨儿个晚上休沐日便结束,今儿个得照旧常参。”
      
      齐国延续旧朝制度,朝参分三种,明儿个是三月初九,无需参加大朝会和朔日朝参,魏宁作为从二品要员,必须每日朝参,参与议事。
      
      想想他上辈子这个时候,还是个肆意的纨绔,在京城顶了个闲职,也就初一十五的朔日朝参需要早点起。
      
      明明可以做个纨绔子弟,现在却整日天不亮就早起,一天到晚忙忙碌碌,真是自找苦吃。
      
      他话音刚落,便见徐元嘉也起了身,魏宁忙出声:“天色尚早,我是必须如此,元嘉还是多歇息些,祖母那边无需你去请安,多躺一躺也不妨事。”
      
      徐元嘉摇摇头:“一日之计在于晨,我既然答应了子规要金榜题名,说不上头悬梁锥刺股,这个早还是要起的。”
      
      他本就不是什么一味贪图骄奢淫逸的人,对比以前的日子,这点苦其实没什么大不了。
      
      “可是……”
      
      魏宁可是二字才出口便被人打断,徐元嘉的眼睛在有些昏暗的屋内显得尤其亮:“读书人十年寒窗苦读,便是天赋再高,也少不得刻苦用心,况且祖母只给了我一次机会,我多念些书,才能睡更心安理得,子规觉得呢?”
      
      对方都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了,魏宁还能说啥:“随你高兴便是。”
      
      下一刻徐元嘉点了灯,绕过屏风走了走了过来,魏宁心猛地一跳,绷紧了一根弦,从镜子里看徐元嘉的动作。
      
      只见徐元嘉从梳妆台上拿了把梳子,然后帮魏宁梳理起了头发。
      
      魏宁:……
      
      魏宁僵直的坐着,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他伸手去拿徐元嘉手里的梳子:“这些让下人来就好。”
      
      他在外那是没条件,随随便便自己打理一下,在府上,这些事情自然由贴身侍女来做,毕竟她们更为心灵手巧,更能把他打扮成一个翩翩公子。
      
      徐元嘉去避开他伸过来的手:“祖母说的对,为人妻子自然该多尽心才是。为子规整理仪容本是我份内之事。”
      
      他灵巧的手在魏宁的发间穿梭,最后停下来:“好了,子规看看吧,若是不满意,再叫璎珞进来便是。”
      
      璎珞是伺候魏宁起居的大丫头,为人谦卑能干。
      
      魏宁拿了面小镜子,通过两面镜子看到自己的后脑勺,他用手摸了摸,确实效果还不错。
      
      毕竟徐元嘉是寒门出身,以前没人伺候,他也把自己倒腾得像模像样。
      
      只是魏宁的记忆里,后来徐元嘉发达了,可是难伺候的很,府上虽无妻妾,仆侍却众多。
      
      不仅如此,他对伺候的仆从长相年龄手的美丑都有要求。明明就是个喜欢骄奢淫逸讲究排场的人,如今却主动揽起为他整理仪容的事情,魏宁想起了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元嘉可有什么想要的”他末了还添了句,“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尽力而为。”
      
      所以快告诉他吧,不要搞得他心慌慌的。
      
      徐元嘉愣了一下,然后笑道:“只望世子平安归来便是。”
      
      魏宁皱起眉来:“真的没有别的?”
      
      徐元嘉正想说没有,耳边响起来侍女璎珞的声音。
      
      魏宁已经穿戴整齐,徐元嘉也不是光着身子,魏宁看了眼站在他身后的男人,没多想,直接开口:“进来吧。”
      
      粉色的衣角出现在屏风后头,徐元嘉心念一动,声音更是柔和:“那夫君便答应我一件事,以后替你整理仪容这事,就都由我这个世子夫人来做吧。”
      
      尽管徐元嘉声线极是动听,说是天籁之音也不为过,可他陡然变得柔情似水的声音,还是让魏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屏风后的粉色衣角突然不动了,徐元嘉满意地翘起唇角:“元嘉就这么一个要求,夫君许是不许??”
      
      “许许许!”这刻意放柔的声音,让魏宁想到了初见的时候,徐青奴试图勾引他的场景,他现在有点害怕,总之不过分的事情都答应,徐元嘉快点恢复正常就好了。
      
      魏宁这么爽快,徐元嘉心情越发愉悦:“还有一个要求,可能会令夫君有些为难。”
      
      魏宁舒了一口气,声音正常了,他就知道!重头戏肯定在后面,徐元嘉一向如此。
      
      “说吧,只要我能做到。”
      
      “夫君先前说过只要我一个,对吧。”
      
      魏宁茫然地看着徐元嘉,他有说过这话吗,他怎么不记得了。
      
      徐元嘉接着道:“夫君还说,至少几年内,不会找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让我烦心,真的要开枝散叶,也绝对不拿身边人膈应我。”
      
      为了强调重点,他把身边人三个字咬得重重的。
      
      魏宁更茫然了,徐元嘉是在糊弄他吧,他肯定自己没说过这种话。
      
      “我现在想听夫君再说一遍先前的话。”
      
      魏宁这会有点懂了徐元嘉的意思,就是让他说瞎话!怪不得说会令他有点为难,他这么正直忠信,怎么能瞎扯淡呢!
      
      “元嘉说的对,兔子不吃窝边草,我不会找什么乱七八糟的人给你添堵的,当然你也不能找。”
      
      徐元嘉敢给他戴绿帽子,那就完蛋了。
      
      他最初的时候说过不禁止徐元嘉另寻所爱,但那得等他们两个和离之后。
      
      “哐当”银脸盆翻到地上,清水泼了一地,从屏风后一直蜿蜒到魏宁视线所及之处。
      
      “怎么回事?”
      
      璎珞慌慌张张的声音响起,声线还有点颤:“奴婢……奴婢身体有些不适。”
      
      “既然不适便下去休息吧,叫个人进来打扫。”
      
      魏宁并不是那种随意责罚下人的主子。
      
      璎珞退了下去:“奴婢谢世子体恤。”
      
      徐元嘉依旧笑得温柔,他早看出来了,魏宁身边的大丫头对他这个世子别有想法。
      
      这其实很正常,本来璎珞年轻貌美,又是贴身侍女,从小看魏宁长大,对长相俊美的世子自然有倾慕之情。
      
      这是情理之中的事,而且璎珞性格内敛,并不会做出主动勾引的事情来。
      
      正因如此,徐元嘉也只是敲打警告,斩断少女情丝丝,真敢做什么的,轻则发卖,重则……
      
      他的眸光暗沉下来,魏宁的声音把他的思绪勾了回来:“时辰不早了,我得去上朝了。”
      
      “对了,那日书局见的旧人,是什么官职?”左右金吾卫只是统称。
      
      “翊卫府中郎将。”
      
      那就是从四品官,又是皇帝亲卫,同魏宁一样要上早朝。
      
      “子规等一下。”
      
      魏宁还以为徐元嘉又要亲亲,虽然很苦恼,他还是听了话。
      
      结果徐元嘉凑过来,解开他的衣领,狠狠得撮了一口。
      
      魏宁一低头,就能看到自己锁骨上的红印子。
      
      徐元嘉满意地替魏宁拢好衣物,扣上扣子:“若是单独相处,记得把领子放下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徐元嘉:一章一个情敌,世子真是蓝颜祸水
    魏宁:徐元嘉真是越来越让我琢磨不透了
    感谢
    棠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31 09:41:35
    teluns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31 19:34:58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