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二权臣》长乐思央 ^第18章^ 最新更新:2018-08-30 08: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018 ...

  •   说是拼桌,但魏宁同眼前这主仆二人的胃口迥异,他不是会为了萍水相逢的美人委屈自己的人,待到落座后,小二便按照他的要求上了菜。
      
      一旁的徐元嘉在点单的时候只说了声随魏宁来,见小二要下去,又道:“你且拿条干净的汗巾来。”
      
      被折成长条的雪白汗巾被搁在桌子的中央,宛若楚河汉界,把两拨人彻底分开。
      
      “你这是什么意思?!”先前同小二争吵的胡人脸色一下就不好了,连那个客气些的胡人也皱起眉,露出不赞同之意。
      
      魏宁看了眼那美人,又看了眼徐元嘉,只道:“怎么,两位还想鸠占鹊巢不成。我不管你们胡人是什么礼节,在我们大齐,就该遵守先来后到的道理。”
      
      那美人出声说:“顿珠,我们本就是叨扰人家,你待人应有礼一些。”
      
      此处是京城,天子脚下,随随便便就能碰到世家子弟,王公贵族。这醉香楼又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大酒楼,她虽然在自己的国度身份尊贵,可这里是大齐,她来齐国,并非特地滋事生非的。
      
      稳重些的胡人反应过来,也呵斥自己的弟弟:“胡闹,人家好心让出半个雅间,为你行个方便,你还不给这位大人道歉!”
      
      那顿珠心不甘情不愿地拍了拍胸脯,行了个道歉礼,操着一口生硬的齐国话干巴巴地道了歉。
      
      魏宁坦然受了这份道歉,他也退了一步,笑道:“还是这位姑娘通明是非,这样吧,今儿个几位吃什么的,都记在我的账下,也算是你我有缘分,结个善缘。”
      
      他的话让这几个人胡人的脸色好看了几分,倒是坐在他一旁的徐元嘉,没忍住多看了魏宁几眼。
      
      菜肴虽然十分美味,徐元嘉却吃了没几口便搁下筷子:“我吃饱了,什么时候回去?”
      
      魏宁看了眼徐元嘉平平的肚子,都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徐元嘉虽然瘦,却也正是长身体的年纪,怎么可能吃这么两口就饱了。他估摸着是徐元嘉不爱吃这些,偏生先前点菜的时候又不说。
      
      这人也真是别扭,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魏宁当然可以选择和徐元嘉一起回去,给自己新婚妻子几分面子。
      
      但他看了眼坐在他们面前逮着面纱的异国美人,心念一动,决定还是给徐元嘉一个教训。
      
      真是的,他这几天太纵着徐元嘉了,这才三天,要是不表明态度,这过几日,人都能上房揭瓦了。
      
      他把徐元嘉这么早弄回来,免了他吃那些苦头,可不是为了让徐元嘉骑在自个脑袋上作威作福的。
      
      “元嘉饱了,我可还饿着呢,你若是觉得无聊,可以开窗看看楼下风景。”
      
      他还不信了,徐元嘉能当场撂下他一个人回去,马车夫是荣国公府的,他没下去吩咐,对方也不会听从徐元嘉的话直接回去。
      
      为了刺激徐元嘉,他特地把一顿七八分美味的菜吃出了十分的程度。
      
      一边吃,他还时不时地和对面的胡人攀谈几句,可谓是其乐融融。
      
      差不多他真吃了个七分饱,魏宁便结账付钱,同徐元嘉一起下去,也就此和那胡人主仆分道扬镳。
      
      这一路魏宁的一举一动,都悉数落在徐元嘉眼里。每一句话,他都听在耳中,记在心上。
      
      他记了一路,神色变幻了好几回,在楼上的时候,还有些情绪外露。
      
      也不知道他想明白了些什么,等回到马车上,徐元嘉便已经把情绪管理好了,那些外溢的情绪都如同被装起来的水,一切都,干干净净的,不管是从徐元嘉的脸上,还是那双乌沉的眼睛里,都看不出来半点端倪。
      
      要是魏宁不了解徐元嘉,铁定会以为这事情就这么揭过去了。但偏生他对自己这个昔日的对手再了解不过,发泄出来了说明事情没那么严重,徐元嘉这把情绪管理得滴水不漏,就说明这事情严重大发了。
      
      但他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便往徐元嘉的方向靠近了些:“怎么,你不高兴了?”
      
      徐元嘉笑道:“子规广交友人,这是好事,我如何会不高兴。”
      
      “既然不想笑就别笑了,你挤出笑容的样子很丑。”其实徐元嘉这副样子,当真是看不出什么端倪的,魏宁全凭推断了判定对方的心情,此时此刻,徐元嘉肯定在说谎!
      
      反正这里没有镜子,徐元嘉又看不清楚他自己的脸。
      
      徐元嘉下意识地不笑了,他心生疑窦,自己掩饰情绪的能力居然退化了?
      
      也是,这几日他放松了警惕,都怪魏宁!
      
      魏宁又说:“你置气什么呀,我又不喜欢女人,那两人身份不凡,总不至于对人家甩脸子吧。我既然答应了拼桌,就是想结个善缘,而非结仇。”
      
      徐元嘉觉得自己的判断出现了错误,这魏世子看着傻,但年纪轻轻能够坐上那个位置的,所谓的傻,也不过是降低他人戒心所展露的表象。
      
      魏宁说他不喜欢女人,自个还真信了。若是萍水相逢,魏宁何必一直待在那雅间,非得等那女子吃完了才说结账,而且一直同个外人有说有笑的,把他这个名义上的世子夫人置于一旁。
      
      不仅如此,魏宁在其他人面前,一向很喜欢强调他世子夫人的地位,可在那女子面前,对方无疑提到他,魏宁一律用朋友相称。
      
      说是萍水相逢,徐元嘉却敏锐地察觉魏宁认识那女子,他看魏宁把那女人当夫人差不多。
      
      魏宁猜不出徐元嘉此时心中所想,更不知道自己背了这么大一口锅。
      
      他接着道:“倘若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女子应当是吐蕃来的公主,此番应当是与我大齐和亲。”
      
      徐元嘉猛地抬起头来,看着魏宁的面容,似乎在判断他话的真假。
      
      “如果没有意外,她会成为圣上的妃子。”魏宁在心中默默补充,不仅是妃子,还是十分宠爱的那一种。
      
      事实上,后来当今圣上,正是死在这位妃子手中,而这位来自吐蕃的美丽公主,与后来的徐尚书令,也就是徐元嘉有染。
      
      有染是真是假魏宁不知道,他估摸着是徐元嘉充当了一回感情骗子,借助这位后妃的手,给老皇帝下了一种毒/药。
      
      后来皇帝死了,那宫妃也死了。
      
      正当壮年的皇帝死的那么快,里头便是有徐元嘉的功劳,也正是因为从龙之功,徐元嘉一个寒门子弟,才能年纪轻轻官拜尚书令。
      
      这些都是很后来,魏宁无意间摸出来蛛丝马迹,但那个时候,徐元嘉早已权倾朝野,而他自己,也是自顾不暇,没心情管这种皇室密辛。
      
      当然了,这一世徐元嘉还没来得及和那位宫妃对上眼,这一世会不会发生什么,魏宁也不知道。
      
      严格意义上来说,那女人,是徐元嘉的烂桃花,若是徐元嘉真为了那人同他置气,岂不是可笑至极。
      
      魏宁叹了口气,他又不能告诉徐元嘉,这烂桃花其实是你的,毕竟一切都还没发生呢。
      
      徐元嘉的神色几番变化,神情很有点微妙。
      
      他觉得自己是白气了,可莫名拉不下面子,刚想说什么,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魏宁从背后取出一个食盒:“知道你没吃饱,我叫厨子替你装了一份,别气了。你总是爱把事情闷在心里,若是把你气坏了,就是我心疼了。”
      
      徐元嘉从他那里拿走的嫁妆是一大笔钱呢,他现在还没挣回来,要是请大夫又得花银子。
      
      徐元嘉打开食盒,里头装了几小碟菜,都是他先前动过筷子的,米饭也是热气腾腾的,甚至还有一小碗汤。
      
      他没动筷子,突然凑到魏宁边上,对着魏宁张合的嘴唇狠狠地亲了一口。
      
      亲完了就知道默默对别人好的傻世子之后,他才动筷吃饭。
      
      魏宁被亲得一脸懵逼,他摸了摸湿润的嘴角,上面似乎还带着徐元嘉的香气。
      
      他看着正在吃饭的徐元嘉,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往他预料之外的方向狂奔而去了。
      
      徐元嘉一言不合就亲亲,莫不是在对他使美人计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徐元嘉:你才丑,你全家都丑
    魏宁:……但是你也是我的全家啊
    我感觉你们不爱我了,都不留言了,是我像徐元嘉一样多心吗
    感谢
    风轻云淡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29 17:42:01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