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共为友》木沐梓 ^第104章^ 最新更新:2019-06-05 11:40:5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4、棠棣之华三 ...

  •   马车到了医馆外,三人刚一下车,便听里头吵吵闹闹,路上经过的人听见动静都停下来忍不住往里头张望,时不时听见里头传来“大夫打人了”的高呼声。
      
      几人拨开人群还未进门,就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叉腰站在堂中央,指着堂上一个年轻的女子,义愤填膺:“她凭什么打我?大夫了不起吗?”他右脸上一个清晰的掌印,显然是叫人扇了一巴掌。
      
      另一边的年轻女子则是双十年华,身穿一件月白色的衫子,模样素净,气质如兰。只是此时她脸上神色极为难看,面对这样的指责,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却半晌没有反驳。
      
      对方见状更是得意,转过头对外头围观的人群说道:“人说杏林堂有女大夫坐堂看病,我就觉得这种抛头露面的能是什么好人家的女儿!今天过来看个病,果然如此,我不过叫她把个脉,她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你们看看!”他指着脸上的手指印给外头围着的人展示了一遍,换来几声“啧啧”的嘘声。
      
      堂中抓药的伙计看不下去,慌里慌张地站出来:“你别胡说!分明是你……是你手脚不老实,对纪姑娘动手动脚……”
      
      “诶,你们这医馆打人不说怎么还污蔑人哪?你说我动手动脚,你有证据吗你?”那男人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了站在堂中脸色铁青的纪景兰一眼,冷哼道,“再说她是生得美若天仙还是怎么样了,我能看得上她?”
      
      “你……你……”那小伙计气得快哭出来,拿男人见状更是得寸进尺:“我可是来看病的,现在我这带了一脸的伤回去,你们要怎么赔我?”
      
      纪景兰眉峰一皱,正要说话,这时有人一掀帘布从后堂走了出来。
      
      他身穿一件青色云锦夹袍,腰间绑着一根鸦青色龙凤纹玉带,高眉深目,身材消瘦,眉目间颇有几分恣意风流。
      
      他出来之后像是被大堂上这人头攒动的情景吓了一跳,听小伙计磕磕巴巴地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走过来同那男子做了个揖,客客气气道:“大哥不要生气,论理舍妹不是这么不通理数的人,这当中或许有什么误会。”
      
      那男人见他和颜悦色应当是个好脾气的主,听他这样说,立即拉下脸,一手指着他的鼻子,高声叫道:“什么意思,你这是想包庇她了?我告诉你,今天要不赔我医药费,我就闹得全长安都知道你们杏林堂的大夫打人了!”
      
      “诶,”青年笑眯眯地伸手托住了他的手臂,安抚道,“大哥多虑了,这么多父老乡亲看着,我们杏林堂自然要给您一个交代。”
      
      那男人听了这才气呼呼地将手放下,双手抱胸显然是想看看他到底准备给个什么交代。
      青年收回手,又同他确认了一遍:“按您说的,您刚才没摸着我妹子的手吧?”
      
      “胡说什么!”男人骂骂咧咧道,“我摸她手干什么?”
      
      “那就好,那就好。”青年笑吟吟道,“我妹子之前去外头采药不小心割了手,今早刚敷过药,那药粉沾到人不好。她大概是怕您给碰上了,情急之下才不小心打了您。您既然说没碰她,那一定就是她弄错了。”
      
      他转头去将一旁月白色衫子的女子喊过来,冷下脸道:“还不过来跟人赔不是,早说了歇两天不出诊,还跟我犟搭脉就两根指头,也不怕万一出了人命!”
      
      那男人听后也傻了眼:“什么出了人命?”
      
      青年转过头耐心地同他解释:“那药粉旁的没什么,但有些人过敏,一沾上会起红疹子,严重了说不准要出人命。不过好在这种情况少,十个人里也没一个,何况您也没碰她,倒是万幸。”
      
      男人脸上笑容有点挂不住,将信将疑地伸手去挽袖子,刚一掀起来,就见整个手腕上忽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红疹子,不一会儿就痒了起来。他大叫一声,围观的人也瞧见了瞬间退开三米远。
      
      青年见状也是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您不是说您没摸着我妹子吗?”
      
      男人哭丧着脸,咬牙道:“兴许……兴许是她打我那下不小心碰着了,你们……你们可得替我治好了!”
      
      “不可能啊。”青年奇怪道,“我妹子伤在胳膊上,再怎么也不能一巴掌就给碰脸上了。”
      
      男人大呼小叫道:“我可没摸着她胳膊!我就挨了她手背,现在可半条手臂都麻了!”不光是半条手臂,他现在觉得全身上下都痒,心也越发慌了起来。
      
      青年瞧着他就差满地打滚的样子,笑吟吟地问:“您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您不是说您没碰着我妹子吗?您这说不准的,我找不到源头,也不好给您对症下药啊。”
      
      “碰了!碰了!”这么会儿功夫,红疹子已经发到了胸口上,那男人实在痒得遭不住,一手拉开衣襟,一手止不住地去挠,不一会儿功夫,胸前已是红了一大片,看着十分渗人,只能冲着青年讨饶,“是我……是我不对,冒犯了纪大夫,求您快给我开个药吧!”
      
      青年不满道:“大哥这话怎么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杏林堂作弄了你,我们开医馆的最讲名声,叫你这么一吆喝,全长安都以为我们怎么了你,日后我们还怎么做生意?”
      
      那男人忙道:“不不不,是我不对,都是我的错,我明天就给您送个妙手回春的牌匾,你看这样行不行?”
      
      纪景兰有些看不过去,眼见着外头看热闹的越来越多,遂不耐烦地冷冷道:“行了,把药给他,让他滚。”
      
      青年闻言这才笑吟吟地松了口,装模作样地从身后的药柜里捡了些药材出来,给他包了个三十天的量,临走不忘嘱咐道:“牌匾就不必啦,我们纪家行医济世不图这些虚名,您把药钱结了就成。”他边说边喊身后的小伙计过来结账,最后一称竟要十两银子。
      
      那男人哪敢不从,虽知道这是着了他家的道了,但也只能匆忙掏了银子,将柜台上的药材一拎,就挤进了人群里,头也不回地跑了。
      
      围观的人指指点点一番,见没戏看也很快散了,转眼就剩下明湛三个还站在外头。
      
      纪景兰似乎并不领那青年的情,依旧冷着张脸。明湛捧着糕点过去时,正听她对他说:“谁要你用这歪门邪道的法子辱了我杏林堂的名声。”
      
      那青年讥笑着反思道:“说得是,杏林堂的大夫扇了病人一巴掌这事儿传出去还好听些,是我想得不够周全。”
      
      “你!”纪景兰柳眉倒竖,正要发作,店里的伙计眼看着不好,立即冲着门外招呼道:“明公子,你怎么来了!”
      
      堂上的二人转过头,这才发现外面站着的客人。明孺有些不好意思地与纪景兰点点头:“我们过来取药。”他一边说一边目光止不住地往一旁的青年身上瞟,“这是……纪公子吗?”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的事,纪景兰神情依旧不大好看,闻言只点点头算默认了他的猜测,但也没有主动要向他们介绍的意思。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明孺只好讪笑着同他打招呼:“许久不见,纪公子我们小时候见过,你还记得吗?”
      
      纪景同听伙计叫他明公子便猜到了他的身份,不知怎么的明湛觉得他眼中的笑意收了起来,只虚虚与他点头道:“明小姐的弟弟,自然记得。”他目光一扫,倒是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停了好一会儿,像是微微一愣:“这位是?”
      
      明孺接口道:“是我三姐。”
      
      纪景同似笑非笑道:“明家什么时候多了个三小姐?”他目光里有几分探究的意思,身旁的人忽然往她跟前站了半步,不着痕迹地挡住了她:“纪公子刚才用的是迎风散?”
      
      纪景同闻言终于将目光从明湛身上挪开,落到了一旁的男子身上。这回他倒是几乎一下子就猜出了眼前人的身份:“九宗谢公子吗?”
      
      纪景兰似乎并不耐烦听他们这样寒暄,走过来接过明湛手上的糕点:“走吧,我给你看看伤口。”她说着便领明湛往后堂走,留下谢敛、明孺、纪景同在前面大堂面面相觑。
      
      纪景同倒是不觉得不自在,医馆里刚刚闹过这一出,前头也没什么病人,他叫伙计给两人泡了茶,三人随口聊了几句。明孺好奇道:“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就是谢公子说的迎风散,”纪景同随意扯了扯嘴角,“不过是些作弄人的小把戏罢了。”
      
      “真会出人命吗?”明孺忧心道。
      
      纪景同哂笑:“怎么会,回去洗个澡就好了。”
      
      “纪公子怎么会有这东西?”谢敛忽然开口问。纪景同眯着眼笑:“也是别人给我的,觉得有趣就留下了。”无论如何一个大夫随身带着这种东西总有些古怪,但没来得及再问,纪景兰就带着明湛从后堂出来了。
      
      她走到柜台后边提笔替她开药一边嘱咐道:“平时还是要注意忌口,你身子虚出门该多穿点。”明湛点点头,忽然一旁有人问:“会留疤吗?”
      
      “这么深的伤口,肯定是要留的。”
      
      谢敛低着头不说话,纪景兰抬头看了他一眼:“之前的大夫是不是留了一瓶冰肌膏?”明湛一脸茫然,纪景兰叹了口气,“你回去问问明夫人,那个可以继续用。”
      
      这时后堂传来一声响动,像是谁不小心打碎的茶杯。纪景兰眉头一皱快步掀开门帘往里走,便瞧见一个行动不便的老妇人站在矮桌旁。
      
      “娘,你怎么出来了?”
      
      明湛见她听见声音转过头来,虽是看着这边但是目光空洞,显然是不能视物,她几分无措地解释道:“听见前头的动静,想过来看看有没有能帮得上忙的。”
      
      纪景同走过去牵起她的手:“没什么,不过是外头有人打架,殃及到了大堂,如今已经走了。”
      
      纪母紧握着儿子的手,听见他的声音心下像是立时有了依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大堂现在可是有病人在?”
      
      纪景同微微一顿,明孺已经开口打起了招呼:“纪伯母好,我是明孺,今天跟我姐姐过来拿药,您还记得我吗?”
      
      纪母听见他的名字眼前亮了亮:“明孺呀,我当然记得,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哪!”她边说边朝着他走过去,纪景同忙在旁扶着她,眼看着她伸手握住了明孺的手,又问:“你说跟你姐姐来拿药,莫不是明乐也来了?”
      
      “我二姐今日有事,没有一同过来。”明孺有些尴尬地解释道,“来的是我三姐明湛。”
      
      “明湛?”妇人听见这个名字露出些微的迷茫,“馨儿倒是没提过……”
      
      屋里其余诸人一时皆接不上话来,倒是明湛微微笑了笑道:“我出生福薄,自小离家,想来她在外少提也是怕我早早叫阎王收去了吧。”
      
      “对对,必定是这样。”妇人笑着点头连声道。
      
      从杏林堂出来,已近正午,正好去春来居找明乐和明宜。一路上三人各怀心思,明孺忽然道:“你们说纪景同他……”
      
      明湛听他欲言又止,但也猜得到他要说什么:“纪景同与纪夫人的态度似乎不同。但不管怎么说,他绝不是个会自认门第配不上明家的人。”
      
      明孺叹了口气:“这么说,他果然是看不上我二姐了?”言罢,他又气呼呼道,“我二姐模样好性情佳,他有什么不喜欢的?不喜欢也就算了,一早为什么还要人来打听婚事,现在这样弄得两家都尴尬。”
      
      谢敛淡淡道:“明乐是个有主意的,你不必太过担心。
      
      几人到了春来居,这儿是长安颇有名声的一家酒楼,里头的糕点做得很好,明宜每次来都闹着要买。
      
      三人刚一进去,就见明乐站在柜台,面前站了一对男女,不知在说什么。明乐脸上隐隐有些不耐的神色,抬眼看见他们,像是松了口气。她面前的人跟着回过头,见到正往这边过来的三人明显愣了一愣。
      
      “谢敛?”其中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一身长裙海棠红,眼尾上挑,长眉入鬓,生得英气勃发,不似寻常女儿家,见到他脸上神色又惊又喜:“真的是你?”
      
      谢敛看清了来人,像是也有些意外,神色倒不似她那般惊喜,只淡淡点头:“好久不见。”
      
      那女子很是欢喜地抛下同伴,上前几步与他寒暄道:“什么时候回来的?这回会留几天?过两天云秀及笄,我叫人给你送份帖子,你如今住在哪里?”
      
      她这一连串的问题竟是一口气未歇,明湛在旁看得叹为观止不由向一旁悄悄挪了个步子,小声问道:“这位姑娘是谁?”
      
      明孺也学着她的样子凑近了低声答道:“卢云锦,英国公府上大小姐。”明湛肃然起敬:“表兄如何会认识英国公府上的人?”明孺含糊其辞道:“谢伯父生前与英国公有些交情……”
      
      “哦,”明湛似懂非懂,“那这位英国公大小姐倒是不错。”毕竟谢家家道中落,就算二人幼年有些交情,也应当是许久以前的事情了。
      
      明孺撇撇嘴:“当真如此谢家落难时,怎么不见英国公伸出援手。你看我们在这儿,那卢小姐眼里可有我们?”
      
      明孺倒是很少背后说人,明湛好奇地转过头冲他悄悄指了指谢敛和那位卢小姐。明孺明白她的意思,隐蔽地点头肯定了她的猜测。明湛了然,二人换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这时卢云锦身后有个男子上前一步,笑着打趣道:“你一口气问了这么多,叫谢兄如何回答。”
      
      他一身锦衣玉袍,显然身份尊贵,明孺低声同她介绍道:“英国公大公子卢玉轩。”他们这儿正悄悄说着小话,卢玉轩却正巧看了过来,目光落在她身上时,不由一顿,不由微微笑道:“这位姑娘是明公子的朋友?”
      
      明乐闻言眼疾手快地上前一步拉过了明湛的手,冲着卢云锦挑眉道:“阿湛来得正好,卢小姐刚才还在问我明家与谢哥哥的婚事。”
      
      明湛茫茫然地叫她往前拉着走了一步,心头一跳,便听她说:“这是我妹妹明湛,我们明家的三小姐。与谢哥哥有婚约的,正是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