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巫女》史上最强的糖豆 ^第44章^ 最新更新:2017-08-02 13:12:5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为什么我们还没结婚? ...

  •   午餐过后,所有人都挤到了一个小会议室里,今天瞭望塔的的人不多,大概是因为今天不是假期吧。
      偶尔有普通人的员工路过,但能被选入瞭望塔的工作人员自然是有着过硬的素质,保密和绝不深究正联工作就是其中的素质之一,所以不会有人去询问他们要做什么。
      夜翼看着一脸看热闹的沙赞,挑了挑眉,思考着沙赞如果和安塔纳较量一下到底是谁能赢。
      但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用来纠正安塔纳那诡异或者更加正确的说法是另类的思考模式上。
      虽然说给安塔纳讲解常识的似乎是夜翼,超人、蝙蝠侠、红罗宾、罗宾、超级小子,但事实上只是夜翼一个人在努力的给安塔纳讲解,超人偶尔插下嘴,但很快也就不再说话了,蝙蝠侠全程没有吭声,但是沙赞敢用达德利叔叔仅有的头发发誓,他绝对在思考着什么、红罗宾也抱着胳膊站在一旁一声不吭,罗宾则干脆背对着所有人坐在离他们最远的地方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沙赞敏锐的发现,虽然安塔纳一如既往的慢吞吞的说话,但她无聊伸展开的小腿的抖动频率却越来越快。
      不知为何他的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安的感觉.....
      “钢骨,我们出去吧”
      钢骨诧异的看着沙赞,然后想了想说到:
      “你先出去吧,我还要给夜翼提供资料呢”
      沙赞不安的看着安塔纳,不知为何心中的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大。
      安塔纳已经被确认有超能力,而安塔纳的超能力到底是什么范围什么样的,以及怎样运作他们一无所知,而此刻他们又终于知道了安塔纳的另一面——她那诡异的逻辑思维的本质。
      安塔纳的思考完全不像一个正常人,当然这并不是再说她是个神经病,而是她的角度,她所站的看问题的角度..
      比如刚才夜翼再给她将一个例子,一个很普通的哥谭犯罪例子。
      所有人都对那个可怜的受害者保有同情之心,但是安塔纳却只是淡淡的说到:
      “如果他(罪犯)没有抢劫这个女人,那他不就没钱吸毒了么?”
      她是认真的,所有人都从她那完全没有表情的脸上看到了她的认真,她是真的这么想的。
      安塔纳的思考方式和他们完全不同,她的概念里既没有正义也不存在邪恶。
      对于夜翼给她举例的几个邪恶的例子,安塔纳的回答仅仅只是一个“为什么?”
      没人能回答。正义和邪恶的定义到底是谁来决定的,从来没有人能回答.....
      “安塔纳,回答我为什么你会去救红头罩?”
      终于蝙蝠侠出声了,他必须确定安塔纳的逻辑思维中,救杰森的目的。
      而安塔纳却仅仅只是偏了头思考了一小会然后就说出了一个完全符合超人想法的答案:
      “如果他出事,你会伤心”
      没有人去怀疑安塔纳话里的真实性。
      安塔纳去救人,绝非出于所谓的正义,而仅仅是因为出于对蝙蝠侠的喜爱而已。
      她对阻止小丑毫无兴趣,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她只是帮了杰森一把而已并没有顺便抓住小丑。
      蝙蝠侠的眼睛眯了起来。
      安塔纳的逻辑无懈可击,站在所谓坏人的立场上,他们这些正义联盟就是坏人。
      即使最大的犯罪,在安塔纳的眼里也不过就是一点小小的麻烦,她对生命的漠然令人感到害怕....
      “额..那个我先出去一下”
      比利有些不舒服,他从未像安塔纳一样思考,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深信不疑,但却从没有思考过如果坏人没有能够抢劫到东西是否也能平安的活下去,他出身一个平民窟,那里是犯罪的温床,所以他当然见识过没有能偷盗东西的孩子被比他们大的孩子教训的场面....
      “我也出去一下”
      钢骨跟蝙蝠侠示意点了下头就急忙跟了出去,他很担心沙赞,即使有着所罗门的智慧,沙赞的本质依然是个孩子,安塔纳的逻辑思维无懈可击,这很容易将沙赞或者说是比利的思维方向误导。
      他不能说安塔纳是错的,但那绝对不是一个适合在人类社会里生存的逻辑....
      房间里陷入了沉默,夜翼已经没有说下去的勇气,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被安塔纳给说服了。
      他当然知道,他每在布鲁德海文解决一场罪恶的交易,最终的结果总是有几个曾经被他殴打过的小喽啰悄悄的消失,甚至他曾经为了保护一些污点证人而送他们进了监狱,但结果却是这些人以各种意外死在了监狱里....
      他也曾经一度怀疑过自己的所作所为,但最终他依然选择了这条道路,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
      但此刻,他觉得他的信仰、他的目标、他的一切都已经变得有些摇摇欲坠.....
      “喂!夜翼!”
      一只手狠狠的拍在了他的右肩上,肩上传来的痛感刺激了他的大脑,回过头去,看到的是达米安一脸的怒容。
      “..抱歉..”
      “没关系!”
      达米安冷冷的看着安塔纳,他恐怕是这些人中对安塔纳的理论最能理解的人了,毕竟他就是这样被教育长大的。但即使如此他依然还是选择了他父亲的道路而非顺着他母亲的意思。但这是只是他的选择而已,这并不能成为让安塔纳接受他们理论的决定性的东西。
      房间里陷入了沉默....
      “嘿!我听钢骨说你们都在这里”
      此时的门被推开,闪电侠和绿灯侠走了进来。
      两人看着屋内沉重的气氛,然后对视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额..我们打扰到你们了么?”
      “..不..”
      夜翼有些沉重的回答道。
      在红罗宾的大概解释下,闪电侠和绿灯侠总算是弄明白了大概。
      “什么啊,你们连教小孩都不会么,哦天,蝙蝠居然也有你搞不定的事”
      绿灯侠肆无忌惮的狂笑着,在他看来给安塔纳补习一下常识就和教会一个4岁小孩常识没什么区别。
      “你行你上啊,天才!”
      闪电侠毫不客气的将绿灯侠给推了出去。
      而英勇无畏的绿灯侠自然是拍着胸脯将这件事给拦了下来。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他会怎么教”
      红罗宾皱起了眉毛,看了一眼跃跃欲试的绿灯侠,转身走向了门口,罗宾也随之跟了出去。
      “我去看看沙赞怎么样了”
      蝙蝠侠站了起来,他也有些担心安塔纳刚才的话给沙赞会带来什么影响,毕竟沙赞只是个十岁的孩子。
      “我也跟你一起过去”
      超人跟着蝙蝠侠也走了出去。
      夜翼垂头丧气的拍了拍绿灯侠的肩膀转身走了出去。
      “夜翼!这里交给你了天才!”
      闪电侠也有些担心的跟着夜翼走了出去,只留下了绿灯侠和安塔纳两个人大眼瞪着小眼看着彼此。
      “还好么?伙计!”
      会议室门外,闪电侠看着沮丧的夜翼有些担心的问道。
      “嗯...没什么,只是....可能最近有些累了...只是..只是...”
      夜翼只是了半天也没能只是出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那种莫名而来的挫败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嘿,听我说伙计,安塔纳可能确实跟我们有着很多的不同,但只要她并没有学坏就好了啊”
      闪电侠看着这个和自己的侄子差不多大的男人,或者说男孩笑着说道。
      “..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呢?”
      闪电侠看着那双隐藏在面具之下的蓝色眸子,笑着说道:
      “做你认为是对的事情,如果你不阻止那些交易,就会有很多无辜的人或许命丧于此”
      “...我知道...我知道....”
      即使知道,夜翼也无法一下子从安塔纳给他带来的冲击中恢复过来。
      “一群无辜的人的生命比一个罪犯的生命要重?”
      这是安塔纳的回答......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没人能回答。
      夜翼就静静的站着,闪电侠就靠着墙站在他旁边陪他站着。时间在两个人的沉默间悄悄溜走。
      不知过了多久超人和蝙蝠侠回来了,红罗宾和罗宾也回来了,除此之外他们还带回来了一个人——红头罩。
      闪电侠有些吃惊,毕竟红头罩是名义上的罪犯,即使他和蝙蝠家的关系不菲但这并不能改变他是一个罪犯的事实,如果让其他人看到红头罩出现在正义联盟的瞭望塔上....算了,管他呢。
      “沙赞怎么样了?”
      红罗宾问道。
      “没什么关系,钢骨陪着他呢”
      超人笑着回答道。
      “对了绿灯教育的怎么样了?”
      超人的问题刚问完,众人的目光就集中到了那扇紧闭的会议室大门上。
      “天才,怎么样了?”
      闪电侠走了过去,试图推开大门看看里面的进展。
      但出乎意料的是在他的手碰触到把手之前,门开了。
      绿灯侠垂头丧气的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然后盯着闪电侠半响之后突然一把抱住了他。
      “嘿怎么了天才?”
      哈尔的表现太过奇怪了,他一向都是无谓勇敢或者你可以直接用鲁莽来形容,如此沮丧的他可不多见。
      绿灯侠给了闪电侠一个紧紧的拥抱之后,用着细小但却能令人听到的声音说到:
      “为什么我们还没结婚.....”
      “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