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我很惨》插柳成荫 ^第18章^ 最新更新:2017-08-17 20:17: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018 ...

  •   出租车里。
      
      江则钦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方明茗坐在副驾驶,怀里抱着药,低着头在打字。
      
      我很方:则灵姐,江则钦的眼睛没有大碍。我现在正跟着他,他看样子好像不打算回学校了。我是回学校,还是继续跟着?
      信我则灵:哦,那就继续跟着
      
      她回复了个好字,想了想,转过身,手抓着椅背,歪着头看向后座的江则钦,轻声问:“江哥,则灵姐让我继续跟着。”
      
      江则钦睁开眼睛,静静的看着方明茗。
      
      她歪着个头,隔着窗户和椅子的细缝看着他,眼神小心翼翼的,语气小心翼翼的,连抓着椅背的手都小心翼翼的。
      
      像一只做坏事的躲在树间的松鼠。或者应该说是怂鼠。
      
      他知道学校操场上那一摔方明茗不是故意,而是不小心的。受伤那一刻,按照过往的经验,他也知道问题不会很大。
      
      所以他其实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他突然间坐直身体,倾身对上方明茗滴溜溜的黑色瞳孔,在她耳前道:“那就跟着。不过方明茗,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
      
      方明茗本来已经恢复红润的脸色又白了回去,她颤抖着唇,几乎是祈求道:“江哥……”
      
      “我会暂时先记着。看你表现。”江则钦靠了回去,闭上眼睛,“等到了再叫我,我休息一下。”
      
      方明茗欲言又止,最终只能无奈转身。
      
      她看着窗外道路两旁的树,觉得自己头上悬着把刀,而开关在江则钦手上。
      
      这种感觉真不好,还不如早死早超生呢!
      
      但她又想了想,还是晚死晚超生,多活点时间比较好。
      
      所以方明茗显得格外的殷勤。到网吧后,她用自己的校服袖子擦了擦电脑桌和电脑椅,才让江则钦坐下。
      
      做完这一切后,她还主动要求去帮江则钦带吃的带喝的,把江则钦伺候的如同古代的帝王。
      
      江则钦懒得说什么,也随她去。
      
      阿奎看着忙进忙出的方明茗,趟在摇椅上,发出长长一声叹:“怎么就没有人给我带吃的?这年头,小姑娘都不懂尊老爱幼了?”
      
      方明茗刚提着碗面走过,闻言停下来:“你又不是没手没脚!”
      
      “所以江则钦没手没脚?”阿奎摇着椅子反问。
      
      方明茗叉着腰,凶神恶煞:“你说什么呢!你没看到我江哥眼睛受伤了吗!那绷带,白白的,你刚才没看到吗?”
      
      阿奎又一声长叹,转了个身,脸朝里边,摇着椅子闭上眼睛不再理方明茗。
      
      方明茗哼了一声,提着面过去,把面拿出来,打开盖子,拿出一次性筷子,递到江则钦手上。
      
      江则钦心安理得的接过,看方明茗一眼:“你不吃?”
      
      方明茗摇头:“不吃。我想要饿一顿惩罚自己。江哥,今天白天的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江则钦食指抵着唇边,摆明了他不想听。
      
      方明茗耸拉着头,只能作罢。
      
      江则钦吃完面,看了一眼手机,把吃完后的碗重新放进塑料袋,提着塑料袋起身。
      
      坐在旁边玩手机的方明茗看到了,立马抢过来:“江哥,我来扔就好,您坐着好好休息!”
      
      江则钦看她跑着离开的背影,眯着眼睛拿上手机到了男厕所。
      
      厕所里,有个戴着黑色帽子,穿着黑色小皮衣和破洞牛仔裤的高个子男人一手提着个书包,一手拿着根燃着的烟。
      
      他把烟放进唇边,吸了一口,抬头,吐了一室的烟雾。
      
      江则钦走了进来,关上门:“在厕所吸烟,小心阿奎找你算账。”
      
      李瑾一把将书包朝着来人扔了过去:“得了,阿奎会舍得从他的椅子上起来?”
      
      江则钦接过书包,提在左肩:“少吸点烟。”
      
      “够了啊你,和我妈一样磨磨唧唧的。”李瑾摘下帽子,露出一张少年清秀的脸。和白天在学校温润的男神不同,此刻的他,浑身都散发出一股社会青年的气质。
      
      “小姨出国前特地让我嘱托你这点。”江则钦摇摇头,“记住,我提醒过你了。”
      
      李瑾把烟掐灭,扔进垃圾桶,突然间道:“杨雪玉在查你。”
      
      江则钦靠在洗手台上:“和我想象中的差不多。”
      
      李瑾耸耸肩:“这老巫婆,果不其然疑心重的很,压根不相信你是苏雅芬的儿子。不过她查呗,我妈都出国了,看她能查个什么花儿出来。”
      
      江则钦:“她是查不出什么花儿来,可我们也没查出什么花儿。”
      
      “你都才回江家一个月,急什么?都准备那么久了,慢慢来呗。杨雪玉那,事情多着呢,迟早会爆出点好玩的。”李瑾坐在洗手台上,凑到近处看了看江则钦受伤的眼睛,“听说是方明茗弄的?”
      
      “嗯,江则灵当时就在二楼看着。”江则钦道。
      
      李瑾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则钦,今天在你眼睛受伤之前,我刚出手解救了一个姑娘。”
      
      江则钦看向他:“高璐?”
      
      李瑾:“你怎么知道?我没和你说吧?”
      
      “论坛那么大的动静,江则灵不出手就有鬼了。我说李瑾,感情我这眼睛受伤也有你的一份啊。”江则钦面无表情的看了李瑾一眼,轻而易举推断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方明茗一帮人去找高璐麻烦,结果李瑾插手,高璐完好无损的回去了。江则灵肯定不爽,所以临时找操场上的他出气,以至于方明茗来不及和他通气。
      
      “你平常在学校,装的一副社会好小草。可你不是不管这些事的吗?”江则钦眼中带着调侃,“怎么,因为那块给你蛋糕的小姑娘?”
      
      李瑾也笑:“小姑娘甜甜的,还有小酒窝,挺可爱的。”
      
      说完后,李瑾敛去笑意,正色道:“则钦,刚刚那个对你献殷勤的是方明茗吧?你还真相信她说的那套?”
      
      江则钦摸了摸眼角的绷带:“信不信有那么重要吗?有用就行了。”
      
      “随你吧,那种墙头草一样的货色,小心点。”李瑾带上帽子,“行了我走了。”
      
      江则钦点点头。
      
      李瑾打开门出去,刚好在门口遇到找江则钦的方明茗。
      
      他压低帽子,哼着歌从方明茗身边径直过去。
      
      方明茗恰好在此刻转身,不小心和李瑾撞了个满怀。
      
      李瑾快速退后一步,将帽子压低,用沙哑的语气调侃了一句:“呦,小妹妹,投怀送抱的,要不要去我家的床上滚滚?”
      
      方明茗直接吓的转身跑到了位置上,结果发现消失了有一会儿的江则钦已经回来了,手上还多了个书包。
      
      她奇怪的看了书包好几眼。
      
      明明,江则钦并没有带书包啊。这是哪里来的?
      
      江则钦直接将书包扔在一旁的椅子上:“你怎么了?”
      
      方明茗收回视线,心里有疑问,但不敢开口问。
      
      她摇摇头:“没什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