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哪吒闹海忙 ...

  •   苏湖在想,在不认路的情况下,她能干嘛。
      
      嗯,去商周前线试图改变历史什么的,不认路就不说了,去了也是送死。
      
      但是,即便不去商周前线这也不安全啊——石矶当年飞来横祸,一根箭直接戳死了她徒弟,她就是去问太乙真人要个说法,还没说要对哪吒酱酱酿酿如何处置甚至于连句脏话都没来得及说呢,就死于非命了什么的……这能是石矶的不对吗?
      
      苏湖还在回忆封神演义里的若干死法,便听到一个小孩子软软糯糯萌萌哒的童音:“家将看前面树荫之下,能纳凉么?”
      
      苏湖略略眨了眨眼,身形一动,直接蹿树上了。
      
      老娘心里烦,不想见人。
      
      我要去的地方是金鳌岛不是天.安.门,当然也不能逮着个路人就问路。
      
      片刻之后,一个军士打扮的人过来看了一眼,感觉这个地方相当的凉爽,便回去对那小孩子回道:“公子,前面树荫之内甚是清凉,可以避暑。”
      
      那小孩子蹦蹦跳跳地走进树荫之下,解开衣带,凉爽的风调皮的吹过那孩子身边,送来一阵清凉,那孩子很开心。
      
      边上就是九湾河,一般熊孩子都会想要跳下去洗个澡的。
      
      这年头可没有“禁止私自下河游泳”的牌子。
      
      于是在那小孩子也躺到了柳树下纳凉,不过片刻,就脱的浑身精光,唤那家将:“我这一身是汗的,且去洗个澡。”
      
      那家将回道:“公子可小心些,怕老爷回来,咱们还得早些回去。”
      
      那小孩只说了句:“怕什么”,便爽快地拿着一条红绫坐到了河边的大石头上,用红绫蘸水洗澡。
      
      这红绫才落到水里,水都红了,水和红绫都光华灿烂。
      
      那红绫,摆一摆江河晃动,摇一摇乾坤震撼。
      
      一条河上的涟漪竟然有了大海上涨潮的效果!
      
      以一个怪阿姨躲在树上看小正太洗澡的姿势,苏湖看到那小孩拿出一条上面用同色丝线绣着阵法充满了法力的红绫的时候,好悬没从树上掉下去。
      
      混……混天绫!
      
      哪吒闹海!
      
      完事了之后就是敖光上访,哪吒截访,射死石矶弟子,太乙真人收拾石矶这一系列经典大戏……
      
      哎哟我的天!
      
      我说你个熊孩子你没遮没拦脱光洗澡就算了你特么能不能老老实实跳下去洗啊!
      
      那啥混天绫也不是搓澡巾啊你这蘸水洗澡……
      
      你跳下去搓泥别用混天绫一来能洗干净二来也不会招惹龙宫的人呐!
      
      关键在于……我既然遇上了,这件事我管是不管?
      
      苏湖心念一动,手上十指飞速编织,手指上幻化成实体的丝线也飞速出现被编入手上的织物之中。
      
      很快,巡海夜叉分水而出,大叫道:“那孩子,你手里是个什么东西,把水里倒腾的乱七八糟宫殿摇动?”
      
      巡海夜叉丑啊——面如蓝靛,发似朱砂,巨口獠牙,手持大斧。
      
      在人类世界长成,虽然也接触仙人但是太乙真人这种级别的当然早就化的仙风道骨和蔼可亲,哪吒小正太哪里见过这种可怕造型的口吐人言的玩意儿!
      
      于是小正太发话了:“你个畜生,是什么东西?”
      
      苏湖腹诽不已——
      
      我了去您这嘲讽人的能力啊?!
      
      一边骂人家畜生一边问人家是不是东西。
      
      您都拜太乙真人为师了他就没告诉你和修炼之中的各种种族聊天的时候,尽量不要嘲讽各种族群的化形状态?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天生道体的人族,天生的形状就充满了美感与和谐很适合修炼,我们这些奇形怪状的东西要修成人好好修炼还是很困难的好么!
      
      虽然我们确实是畜生啦,但是你这么直接说出来不是直爽是无知好不啦……
      
      果不其然,夜叉大怒:“我是龙宫钦定的巡海夜叉,你怎么骂我是畜生!”
      
      是了,还是个有编制有点脾气的,钦定的畜生。
      
      那就更不能忍了。
      
      ——那夜叉分水一跃,跳上岸来,望哪吒头顶上劈了一斧。
      
      哪吒侧身躲过,捞了自己手里的乾坤圈,朝着那夜叉就是一砸。
      
      夜叉当场脑浆迸裂而死。
      
      和踩死只蟑螂还嫌弃需要洗鞋底一样,哪吒笑着吐槽道:“连我的乾坤圈都污了。”才用水洗了洗圈子,收了乾坤圈,觉得自己澡还没有洗爽,便又想用混天绫蘸水搓澡,水面上这时便起来了一分水兽,兽上还坐了一个人:“是什么人打死了我家的巡海夜叉?”
      
      哪吒什么人呐,做了又哪里有不承认的:“是我。”
      
      “你是谁?”
      
      “陈塘关李靖的三子哪吒。我父亲在这做官,我在这里洗澡,和他没关系,他来烦我,我打死了也没什么的。”
      
      苏湖暗搓搓的补刀:是啊,我爸是李刚嘛。
      
      “好个泼贼!夜叉是天王殿差,你敢大胆打死他,还敢在这撒泼?!”
      
      敖丙拿了戟来刺哪吒,哪吒头一低躲开:“不忙动手,你是哪位?”
      
      苏湖又在心里补刀:也知道打之前看看是不是得罪不起的人,如果是三教弟子说不好敖丙就不用死了?也说不好,石矶的弟子也是截教三代呢,如果说死了第一个是误伤,后来李靖带着哪吒去骷髅山的时候哪吒顺手打死第二个,那就是故意无疑了。
      
      “孤乃东海龙君三太子敖丙。”
      
      “你是敖光的儿子。你妄自尊大,若让我生气了,我连你那老泥鳅都拿出来,还剥了他的皮!”
      
      “哎哟嘿你还真敢说!”
      
      于是就打起来了。
      
      结果也很符合原著——敖丙扑街。
      
      然后抽筋。
      
      哪吒收了龙筋,又看了看九湾河,还是觉得热,还是想洗澡。
      
      但今天为了洗澡都弄死俩人了还洗……
      
      总觉得有点不大妥当,要不还是回家洗吧。
      
      “我说你个熊孩子。”大柳树下慢悠悠跳下了一个少女,没有夜叉那么丑,脑袋上也没有俩角,“洗澡用混天绫能洗干净?”
      
      哪吒想,这回来的好歹是个人。
      
      还挺好看。
      
      哪吒没有动手,只问:“那该怎么洗?”
      
      苏湖给哪吒丢了个粗粗织就的搓澡巾过去,声音清亮:“用这个,搓泥比较快,也干净。我没用过,不必嫌脏。洗完了再回去也不迟。”
      
      现代人的智慧是感人的。
      
      特别是在小物件的制造上。
      
      哪吒很快就见识到了搓澡巾的愉快与酸爽。
      
      搓的可干净了呢!
      
      果然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混天绫孙然很适合打架但是用来搓澡还是专业不对口。
      
      哪吒喜欢上了这个能搓澡的小东西。
      
      “这东西有名字么?”
      
      苏湖再次慢慢悠悠在柳树下葛优躺着,回了一句:“搓澡巾。”
      
      “送我呗。”哪吒很想要。
      
      苏湖本来想顺口就答应下来的,反正她刚才就是随便织一织,也没有用太多的法力,这种程度的幻术幻化出灵丝坚持的时间也不会太长送了就送了。
      
      偏偏想起刚才哪吒打死人的凶相,突然挑了挑眉,笑道:“总得讲究一个有来有往,我送你这个,那你拿什么东西来送我?”
      
      混天绫和乾坤圈是老师送的,当然送不得。
      
      除此之外也就剩下了一身衣服上面还满是臭汗,也送不出手。
      
      哪吒纠结了。
      
      纠结之后,身犯杀劫的伐纣先行官哪吒大人用愤怒来掩饰了内心深处“暂时没能带礼物出来送人”的尴尬:“你送不送?!”
      
      许是今天本来就有杀劫,有点撩拨的话这熊孩子都听不得——苏湖可以看到,能喷三昧真火的哪吒,现在耳朵都开始冒烟了。
      
      真·七窍生烟。
      
      也不知道是尴尬的还是生气的。
      
      “我还没看过这样讨要东西的呢。”苏湖慢悠悠地打了个哈欠,把那种软妹子说话的慵懒表现的一览无余,看得边上的家将都暗搓搓吞了口口水,“我不送你又如何?”
      
      哪吒的七窍生烟直接演变成了七窍喷火。
      
      再下一秒——
      
      哪吒就激情杀人了。
      
      一个乾坤圈朝着苏湖脑门上就砸了下来。
      
      苏湖,当场就脑浆崩裂,血刺呼啦。
      
      人死了,哪吒却愣住了。
      
      他看着染血的乾坤圈,又看看躺平了的死相凄惨的苏湖。
      
      那美人……
      
      那美人前一刻还在巧笑嫣然活色生香,自己不过是一抬手……
      
      她怎么就这么死了呢?
      
      ——杀人和杀龙,给人的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无理取闹崩人设番外,cp导演X苏湖,未成年毋入,入毋当真】
    苏湖:啊?啥?诶不是……导演,我觉得你对我的定位有问题。
    导演:哪不对了?
    苏湖:说了二十二集的小狐狸你特么现在告诉我我是个人?你认真的?
    导演(抖脚):你被打死的时候难道不是个人形?我跟你讲按照原著,夜叉长得面如蓝靛,发似朱砂,敖丙脑袋上还有俩角这正常人都不会觉得他们是个人吧。
    苏湖:……那我至少应该是女主,我不能就这么被个熊孩子打死。我死了你就可以打全文完了你知道吧?
    导演(剔牙):既然那“全文完”没有出现,焉知我第二十三集不会换个女演员呢?我跟你讲表现好一点,不要拿我当受,不然我一句话就冷藏了你你知道伐?
    苏湖(懵逼脸):不是……我把你当受这事儿你去找撸番外那位别来找我啊导演……你得分清责任我跟你讲。
    导演:啊?哦?是这样吗?哦哈哈不好意思……
    苏湖(白眼):下一章记得把我没救成敖丙自己也挂了这事圆回来,我怎么能死在一熊孩子手里。
    ——
    同款番外,在《端庄的妖妃番外合集》第八章,作者白色的木。
    再一次啰嗦一小句。
    小天使们你们灌完了营养液能不能给我说一声啊说一声……
    至少给我一个说谢谢的机会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