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海原祭(晚会篇) ...

  •   按照佐藤光秀的嘱托照原计划安排好一切,柳生比吕士总算舒了一口气,悄悄地走出后台,从旁门走到观众席,找了一个不太起眼的位子,坐了下来。
      
      远远地看见自己网球部的同伴坐在靠前的位子,闪闪发光的少年们自然吸引了不少艳羡和爱慕的眼神:部长幸村精市和副部长真田弦一郎似乎毫无察觉旁若无人只是认真的看着台上的节目,幸村精市时而和身边的真田弦一郎耳语几句,后者只是点头不说话;自己的搭档和丸井文太还有切原赤也似乎在抢什么东西吃,瞧着嘴角戏谑的笑容和在空气中跳跃的很欢快的银色小辫子和丸井文太因为炸毛而挥舞幅度过大的手臂以及切原赤也反射弧过长傻愣愣后就要哇哇大叫却被一边的真田弦一郎铁拳伺候立刻老实的样子就知道了;杰克桑原则在跟丸井文太说着什么似乎说服他安静下来;而柳莲二则如老僧入定一样没有说一句话,如果忽略掉手里的笔记本的话…
      
      柳生比吕士收回目光,想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走过去跟他们会合,视线转向了台上。
      
      倒数第二个节目了…
      
      今年也是佐藤光秀前辈在立海大的最后一年,年底就要出国读书了…对于自己曾经的前辈,上司以及学长,柳生比吕士一直是尊敬甚至是崇拜的。
      
      无论是外貌,能力,成绩,家世,甚至是那种冷冰冰但是很有气概的性格…佐藤光秀都可以说算得上是非常完美的人了——刚进立海大的时候,因为自己年级第一的入学成绩被招入学生会,在他的手下做事情,而经过了一个学期,自己居然被他亲自点为会长助理——要知道,如果没什么特别重大的问题或失误,按照立海大的传统那就意味着是下一任会长就是助理上了。自己不是没有自信,只是没想到这位居然能看上自己作为接任者——这毫无疑问是给自己极大的鼓励,以后便更加事事上心,努力效仿那位,力图像他看齐…即使是后来他去了高等部,而自己接下了学生会长的位子…自己对于这位前辈,还是很尊重的。
      
      -------------------------------------------------------------------------------
      
      “五小姐,四少电话来了。快开始了。”
      
      “嗯,走吧。”
      
      身边不远处传来了低低的声音打断了柳生比吕士心不在焉的思绪,顺着声音看过去,差点失态跳了起来。
      
      佐藤玉芷精致的侧脸转了过去留给自己一个窈窕的身影,她正在跟在一个高个子的背影后面,朝着刚刚自己出来的通往后台的小门走了过去。
      
      莫非是…
      
      想着刚刚光秀前辈出去几分钟后事情便确认解决,而临出门看见他拿出的手机,柳生比吕士似乎隐隐约约猜到了些什么…
      
      -------------------------------------------------------------------------------
      
      “下面也是最后一个节目,钢琴和小提琴协奏《沉思曲》。表演者:高等部三年级佐藤光秀和呃…”主持人似乎顿了顿,视线朝台里面看了一眼像是发秫了一样,有点落荒而逃的踉踉跄跄的走下台。
      
      台下一阵议论纷纷,一波又一波的骚动分涌而起,众人只是朝着黑黢黢的舞台看去,隐隐约约的人影似乎在将钢琴搬上台,:不是说钢琴和小提琴协奏么?怎么只有一个人?这是涮我们还是涮那位王子殿下玩儿着呢吧?
      
      灯光突然开了下来,熙熙攘攘议论纷纷的观众席突然安静下来。
      
      一束银白色的光打在了舞台上。光芒所照耀之处赫然是一台乳白色的三角钢琴,钢琴前坐着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男生,冷峻的侧脸带着一如往常的不苟言笑——正是现任高等部学生会长,全校女生为之着迷的王子殿下,佐藤家的第四子佐藤光秀。
      
      他静静地坐在那儿,腰脊挺得直直的,垂首似乎在等待什么——一阵优雅的小提琴声不知从哪个地方潺潺而出,越来越大。
      
      随着小提琴流畅优美的音符,佐藤光秀抬起了手,轻轻地落在了琴键上。
      
      似乎是天生的默契一样,台上的佐藤光秀从未像任何一个方向投出目光,只是专注地看着手下的钢琴,手愈来的愈灵活,跳动翻飞的愈来愈快,似乎根本不用注意着那个不知道从哪儿飘来的小提琴声,只是酣畅淋漓的自由发挥一样——而那个小提琴声,则配合默契的跟着他的节奏时快时慢,完全没有任何生硬之处,仿佛两个人练习过无数次一样。
      
      要知道,就算之前那位学校里勉强跟得上光秀前辈节奏的学姐,也只是勉勉强强而已,一些细节的部分处理的连他这种没有专修音乐的人都听得出来的僵硬…
      
      练习了…无数次…的默契么?
      
      马斯奈的《沉思曲》是马斯奈的歌剧《泰伊思》第二幕第一场与第二场中间所奏的间奏曲,又称为《泰伊思冥想曲》,是马斯奈的经久不衰的代表作品。这段冥想曲乐曲结构简单,为虔诚的行板,D大调,4/4拍子。乘着清澈的分散和弦的伴奏,通过优美的旋律奏出著名的抒情性主题——这一主题在原歌剧中出现多次;在中间部分,旋律的展开与变型极其富有热情,经过更快而激动的变化之后,再度出现最初的旋律。结尾是以G弦逐渐减弱音力,以泛音的微弱音响慢慢消失而结束。全曲始终流露着一种虔诚的宗教色彩。
      
      柳生比吕士恍惚分心之际,台上的佐藤光秀一个优雅的收手,钢琴部分的演奏结束,而伴奏的小提琴声也渐渐低了下去,直至消失的无影无踪。
      
      台下一阵安静后,接着便是如雷般的掌声以及叫好声。女生的尖叫声不曾停止,而对于那位神秘的伴奏更是议论声不绝于耳。而台上的佐藤光秀只是冷淡的点点头,便自顾自的走下了台。
      
      至此,立海大第××届海原祭的晚会正式圆满成功结束。
      
      -------------------------------------------------------------------------------
      
      后台,佐藤光秀换下了燕尾服重新换好制服走出换衣间,就看见自己唯一的妹妹正抱着手臂斜倚在墙边,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方向,“嗯?”
      
      “好了,走吧。”佐藤光秀点点头,直接上前伸出手。
      
      “四哥你还真不知道客气。”重重的将手放在佐藤光秀的手上,佐藤玉芷快步跟上他的步伐,“不过…我们的高等部学生会会长大人能否解释一下:为什么连个舞伴都邀请不到反而临时拉上他那可怜的不同校的连学校制服都没有换上的小妹妹?”
      
      “小五别闹了。”对于佐藤玉芷这样偶尔拖着长调懒洋洋的说出那么长的定语从句,佐藤光秀比较头疼,只是体贴的配合着放慢了脚步,便迅速的瞥了一眼,“还有,我不觉得你这身衣服参加篝火舞会会有不合适的地方。”长风衣,修身的牛仔裤,黑色的低靴子,干净利落,在所有穿着学校制服的人群中也不算突兀,至少也是显眼的低调,“之前答应你的条件会很快办好,不会让你吃亏的。”反正自己都要出国读书了,那些收藏送给她也没多大关系,况且她可是自己最疼爱的小妹妹,对于一个隐性妹控而言,她要什么他自然是悉心寻找然后双手奉上…
      
      “deal。”佐藤玉芷欢快的点点头,燃着一丛丛篝火的立海广场近如咫尺,两个人走过去站定,松开了手,佐藤光秀绅士的弯下腰再一次伸出手,而即使没有裙子,佐藤玉芷也只是左腿和右腿交叠压了压膝盖,低下头颔了颔首。
      
      “One dance?”
      
      “Yep.”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回来了~~求留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