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都知道》随侯珠 ^第5章^ 最新更新:2015-11-10 18:20:1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chapter5 ...

  •   时间是个调皮的小孩,它将秘密掩藏,又将秘密公布。
      
      时简是知道宋晓京的,也不陌生。宋晓京是叶珈成的研究生同学,一路读到女博士留洋归来,才貌双全。有阵子,宋晓京时常过来找高彦斐吃饭;高彦斐就住她和叶珈成对门,她自然认识了宋晓京。宋晓京还让她帮忙介绍对象,她也认真介绍了两次,不过每次都不了了之,然后她就和珈成猜测:“晓京会不会喜欢高彦斐啊?”
      记得叶珈成是怎么回答她的:“……可能吧。”
      
      时简想得咬牙切齿,可能个大头鬼!
      当时高彦斐知道了叶珈成这个回答,也气得跳了起来,大骂叶珈成不仁不义,插兄弟两肋丝毫不手软啊。
      之后,她也猜到一些,不过哪个女人会为了缠着丈夫的一个前任放弃婚姻。她也问起过珈成,他和宋晓京以前到底什么情况?叶珈成挺认真地回答她,也不像说了假话。
      “我和宋晓京是谈过,不过一个月就分了。当初我和高彦斐打赌追的她,宋晓京知道后主动分得手。”叶珈成这样说。
      “那你……有没有挽留过?”她承认,问这话有私心。
      “没什么好挽留的,本来也没多喜欢。”叶珈成说。
      真渣。她这样评价叶珈成。
      叶珈成无奈笑笑,认了她这句话。
      关于叶珈成和宋晓京,她只知道这段了,她能记住原因还是后面叶珈成对她说了一段很入心的话,他对她说:“以前我还真挺混的,自认为有点资本伤过几个女孩。时简,我们虽然相遇晚,不过我心里还是觉得很好,如果你早点遇上我,你可能就不会爱上现在的我。”
      
      如果你早点遇上我,可能就不会爱上现在的我。
      可是,她还是遇上了二十五岁的叶珈成,年轻气盛,骄傲又自负的他。
      ……
      
      不知哪儿的视线斜了过来,提醒道:“时同学,艾娜姐交代的工作你做好了么?”
      
      时简转过身,微笑着回答:“完成了,我已经把资料整理好转交给艾娜姐了。”
      
      “哦……哦,这样吧,你再帮我把这份文件再复印一下。”
      
      现在明明是午休时间,“好的。”时简站了起来,踩着小高跟,暂时离开座位。
      
      易茂这样的大公司,对员工的穿着有着统一的要求,男女一律上蓝下黑。现在已经是大冬天了,女性员工也是蓝色小西装搭配黑色西装裤,外加统一的五厘米高跟鞋,实习生们自然也都学着这样穿;女生里,时简的高跟鞋踩得很好,这点让赖俏十分羡慕,研究了半天得出一定是她脚骨长得好的缘故。
      事实明明是穿得多而已……
      
      时简复印好文件回来,重新在环形办公桌前的转椅坐下来,对面的赖俏又偷偷上网和程子松聊天了,不忘抬头朝她挤挤眼睛,很是开心的模样。
      时简有点无奈,她想劝说赖俏,可是如果赖俏让她放弃叶珈成,她会听赖俏吗?
      
      易茂下班时间一到,赖俏立马欢乐地凑过来,约她一块弄头发,时简愉快地同意了。她是要收拾收拾自己了。
      
      外面的理发店的老板推荐了这几年流行的烟花烫,并拿出效果图让她们挑选。赖俏看得心动,她将头摇成了拨浪鼓,NONONO!
      时简不得不承认审美是存在年代感的,现在烟花烫,就像多年后的咬唇妆和空气刘海。她劝赖俏放弃了大热的烟花烫,自己则果断处理了一头黑色长发,变成了干干净净的中发,稍稍烫了内卷。
      
      处理好了。
      
      时简审视着镜子新发型,她现在的样子和记忆中自己更接近了,不过还是有一些差别,之前她剪这个头发非常优雅迷人,现在乍然一看,就像年轻女孩在故作成熟。
      
      她对着镜子扯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笑笑吧,时简,大难不死还重回青春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笑笑吧,时简,你会有不同的心态和智慧看待外面的事物,再次欣赏到那些曾经因为着急奔跑时错过的美丽风景。
      笑笑吧,时简,叶珈成终将还会是你的Mr.Right……
      
      夜里,赵依琳难得回来睡,一个人躺在床头开着小灯安静地看着一本书。时简也没睡着,躺在床上想老公想得睡不着,下铺的赖俏也没睡着,还在和程子松聊着天。
      赖俏有意压轻嗓音,还是能听得一清二楚;不仅她听得见,赵依琳也听得见。时简想到了赵依琳多年之后在书里对她和赖俏的描述,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了。
      只是多年以后,事情都还会一样么?
      
      第二天,时简犹豫要不要到国际机场找珈成,还是熬到珈成和宋晓京分手?可是她不知道,珈成到底有没有哄她,他和宋晓京真的只是打赌在一起?只谈了一个月?
      
      时简想得咬牙切齿,杨建涛给她打来电话,同样气咻咻地告诉她一件事:“易霈找你,说要今晚请你吃饭。”
      
      易霈找她?还要请她吃饭?没听错吧。
      时简捂着手机来溜达到外面,不可置信地问:“小姨夫,你说易霈为什么要请我吃饭啊?”
      杨建涛也想了想,回答她:“……感谢你大义灭亲吧。毕竟你帮了他那么大的忙,请顿饭应该的。”
      她:“……”
      时简挂了电话,心想易霈果然是杀人不见血的资本家,请她吃饭还要通过杨建涛告诉她,真有诚意啊。她是易茂实习生,她的电话和联系方式易茂系统里直接都有,易霈故意通过杨建涛感谢她,原因肯定不是真心要谢谢她啊。
      如果她没有记错,今年是易茂家族内斗最厉害的一年。易霈这是要通过她试探杨建涛到底站队哪边吗?
      
      机场是去不了了,易霈请吃饭,她没办法不去。外面天色一点点暗下来,时简接到了易霈助理的电话,张助理给了她易霈请客地点的名字,她用笔记了下来,张助理挂上电话前问她一句:“需要我安排车来接时小姐吗?”
      “不用不用了。”她连忙谢绝好意,为了不麻烦别人瞎说着,“我知道那个地方,自己过来就可以了。”
      “好的。”张助理不再勉强。
      
      走出宿舍,时简有点后悔没有让张助理过来接自己,她现在根本不熟悉A市路况,手机里没有万能的城市地图,连搜索功能都不好用。
      
      她只好打了车,对出租车大叔报出饭店名字:“宴鸿私房菜。”
      出租车司机问了问:“什么私房菜?是个吃饭的地方么?”
      “对,对。”她不放心,又说了一遍名字,“宴鸿私房菜。”
      “哦,晓得晓得,我知道那家饭店。”出租车司机嘟囔道,并扯了一句大话,“A城就没有我没去过的地方。”
      
      可真的这样么?
      
      时简站在郊外的“艳红饭店”不敢进去,出租车已经丢下她扬尘而去,冷冽的夜风肆意无情地吹向她,她再次抬头看了看惹眼的四字招牌——艳红饭店。
      真真切切的艳红,没有错。
      她觉得自己要在艳红饭店门口吐血而亡了。
      
      饭店很热闹,时简站在外面都可以听到里头吃饭的客人各种喝酒划拳的声音,各种嘈杂喧闹。
      她想,易霈应该不会选择那么接地气的地方请她吃饭吧?
      突然好想……死。
      
      时简拿出手机,已经7点了,有一条短信在六点左右的时候进来,高彦斐特意发短信来问她:“你到机场了吗?三号航站楼,不要搞错了。”
      时简看着这条短信,突然有点庆幸自己没有过去,高彦斐虽然无聊,也不会无聊到这个程度,明摆了是故意整她。
      她还先等珈成和宋晓京分手吧,如果珈成没有骗她,也就一个月时间。虽然她看不上宋晓京后面的行径,如果她现在去找叶珈成,和以后的宋晓京又有什么区别?
      时简心里头有点难受,很快又充满着希望,只要叶珈成和宋晓京一分手,她立马下手。她赌气地想着:叶珈成,她的男人,她连他身上有几颗痣都知道,还清楚他的品味、兴趣爱好,她会有什么办不到的?!
      
      的确,时简猜得没错,高彦斐是故意整时简。
      昨天的高彦斐还有点愤愤然,他知道喜欢叶珈成的女孩很多,可是喜欢他也不少,没想到有人将他忽略了个彻底。
      A市国际机场国际出发候机厅,叶珈成快要安检了,高彦斐再次寻找了一遍,还没有看到人来,旁边的宋晓京趁着叶珈成不注意,大大方方地偷亲了叶珈成一口,依依不舍道别:“叶学长,我舍不得你。”
      叶珈成眸光含笑:“我也一样。”
      高彦斐看得肉麻,心想男人都一样啊,心里不一定多舍不得,嘴上的话还是会让女朋友满意。男女关系就是一场骗来骗去的游戏,叶珈成不一定多喜欢宋晓京,也能扮演好男朋友角色。人生无聊,男女游戏就是用来点缀生活的一种娱乐方式。
      总比吸毒好,叶珈成也这样说过。
      
      宋晓京也是聪明女人,有些事情,高彦斐以为宋晓京不会那么快就知道。
      叶珈成登机之后,宋晓京对他开口:“我和珈成已经分手了,昨天。”
      “我擦,那么快?”高彦斐心里冷笑了:牛逼啊,昨天分手今天还过来送机,真够可以的,刚刚表现得还像热恋状态,演得可真好。
      “是有点快,还没有超过一个月呢。”宋晓京可惜地说,又转过头,“你们这种人谈女朋友不是从来不超过一个月么?”
      高彦斐哈哈:“你主动分的手?”
      “是啊,难道还要等叶珈成甩我?”宋晓京反问他。
      明白人啊。高彦斐懒得说话,咧了咧嘴。宋晓京的确是叶珈成谈女朋友里最明白的一个,或者心最大的一个。主动分手?骗鬼吧,真正分手的男女从来只想老死不相往来,还能像今晚这样过来送机,再偷亲前男友一口?
      玩西方礼仪?
      有病吧。
      
      宋晓京这次主动分手,不是退而求其次,是以退为进,她想要成为叶珈成念念不忘的那个。
      不过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这样的心思,他看得明白,叶珈成难道不明白?礼貌性地不点破而已,用叶珈成那厮的话来说:“这是对女孩一种尊重。”
      嗯,的确很尊重。
      
      ——
      
      “我老公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
      时简以前这样表扬过叶珈成,那天她看着叶珈成照着菜谱做了一桌子菜感动得不要不要。叶珈成解下围裙,谦虚地笑了笑,他打着比方说:“时简,你真觉得我很好么?那我一定是一生修行才成为好男人,就像白娘子那样,以前是一条蛇精,遇到许仙成才成为好人。”
      
      瞧,她的叶珈成多会说话。
      一生修行,他才遇见了她。
      那现在这个情况,是他的修行不够,还是她的福气不够,她和他一辈子都还没有过完呢。
      
      偏僻的城郊结合地方,除了几家还亮着灯等客的小店,就艳红饭店最红火。她对面是乌漆一片的工厂,经济飞快,环城路外面都是一片新建的工厂。时简有气无力地走到对面,路灯都没有的大路,她不知道还能不能拦到出租车,她搓搓脸,口袋里手机猛地冷不丁震动起来。
      
      预感不是……很好。
      
      她拿出手机,号码显示果然是她之前存下的易霈助理,张恺打来的。
      
      哎哎哎!硬着头皮按了接听键,她先解释起来:“嗨,张特助,我已经到了,不过……我想可能来错地方了。这里也是艳红饭店,我貌似没有看到易先生呢……”
      欸,她居然还能说出口,真是要了命的尴尬。
      
      “那你现在在哪里?”电话那边的人说话了。
      
      声音不是易霈的助理,是——易霈本人。
      

  •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今晚还有点事,提早更新。
    这几天留言看下来,发现一些童鞋还不明白这是一个女主回到过去的故事~有点忧伤,所以大珠就换了一个文案,明白多了吧。
    音乐手机、烟花烫,MP4……有些童鞋根本木有接触过吧~你们这群年轻人!!!
    明天,双十一了,哈哈,有童鞋需要大珠帮忙清空购物车么,不要客气,直接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2 1 0 -1 -2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